關於部落格
提供一些胡歌的作品、動態、新消息!!
  • 2132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胡歌專訪文字版

        @二十歲之前熬夜打遊戲,二十歲之後熬夜拍戲,誰讓我如此熱愛呢?!只要給我一個舞台,我就會—直演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從偶像明星到“guo min偶像”林覺民,怎麼會考慮這樣的轉型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演員有不同的階段,剛出道的時候沒什麼經驗,角色以動漫改編,古裝、時尚偶像劇居多,比較本色。現在年齡漸長不想再重複,就努力去成為一名性格演員。從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,也算半個學院派,希望演什麼像什麼。演不同的人生是很過癮的事情,活一輩子感覺像活了好幾輩子。最近熬夜拍的《DiVA》裡我又成了按摩師,和扮演天皇**的容祖兒情愫暗生……越演越覺得好玩。目前最想演的是軍人.但沒人找我.可能因為我看起來太斯文了吧,其實我是“披著羊皮的狼”,很叛逆的!

        M.C.:有什麼角色是你絕對不可能出演的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三級片吧。(笑)

        @小時候很羡慕電視劇裡的演員,可以開各種車,去各種地方,和各種美女談戀愛;後來自己做演員了,情況是,騎各種馬或御各種劍,去橫店的各種場景,和各種美女生離死別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演007是你的終極夢想吧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007離我太遙遠了,我倒真的更羡慕古裝片裡的大俠,是游俠,不是武林盟主,而且必須是“虐”的那種,不能一出場就武功高強,而是經過一番歷練才成為武林高手。我爸是個武俠小說迷,我小時候總是偷他的書看,每次入睡之前,就把自己代入故事裡,我最喜歡的角色始終是令狐衝。後來演過郭靖等一系列武俠劇,也算是夢想成真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那你演古裝片最開心和最痛苦的事是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最開心的是不用遵循一夫一妻制,拍古裝戲至少有兩個女孩陪在我左右;最痛苦的是體力,大熱天還要穿很厚的衣服做武打動作。屏幕上看起來非常飄逸,其實拍起來很痛苦。我的哥們常羡慕我認識那麼多美女,但他們知道那只是逢場作戲之後就沒什麼話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@我雖然白,但是我不能沒有目標,也不能沒有原則;不是我的真心話,我不能說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有沒有因為說真心話吃過虧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有。今年對我來說,讓我看清楚很多事情我自認為是個比較真性情的人,交朋友不會把利益放在第一位,相信十多年的朋友是完全可以信任的,但這個世界很現實,你的心裡是一片淨土,而別人可能是Money的信徒,我媽教過我“害人之心不可有。防人之心不可無”,我以前是害人、防人之心都沒有,現在害人之心還是沒有,但我會比以前多一點“防人之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你曾經在博客上為一位朋友正名,現在還會為朋友兩肋插刀嗎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我總結出來一條經驗:朋友就是朋友,不要跟工作有太多的牽扯。尤其我這種性格,一旦和朋友一起工作,我容易變得不那麼有原則,會把朋友的感情放在前面,這不好,不專業。

        @藝人是不是很像八戒呢?任何情緒脾氣陋習都得戒,有時候觀眾只會看到一個氣炸了的豬頭,卻永遠不知道天蓬元帥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是不是有時候覺得做藝人是個特別委屈的職業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很多人會說名人很強勢,有那麼多粉絲,可名人有時是弱勢群體,可能做十件好事也不能博個滿堂彩,但犯了個很小的錯誤就被所有人指責。這條微博是我轉陳坤的,我是有感而發。還好我是一個自愈能力很強的人。我媽說過,遇到一件不開心的事情不要糾結在裡面超過24小時,否則會得**的。我一直記得,煩了就睡個覺.睡醒了就覺得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做藝人這些年,脾氣是不是越變越好了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性格倒沒什麼變化,我是處女座,如果不是很熟只是一起工作,我會比較客氣寬容,對越熟悉的人要求越高;不過我不會沒有理由發脾氣,接受申訴,不是暴君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在一個複雜的世界中保持小綿羊般純潔形象的秘訣是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把所有的動物都當成羊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@昨天越來越多,明天越來越少,這就是人生。當所有的願望都一一實現,我又何必在世上苟活,破滅未必是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你的願望都實現了嗎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沒有。出車禍那次,醫生說我命太大了,再差個分毫我可能就沒命了。我覺得老天讓我留在這個世上,一定還有我未完成的使命。但究竟是什麼還是不知道的好.一旦知道的話,我肯定不會去完成,否則完成了就要離開了。(笑)

        M.C.:有種說法是生命在最華彩的時候戛然而止,才是最美的境界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我不贊成,也不會像山口百惠、張國榮那樣選擇巔峰勇退。如果我突然從演藝圈消失的話,只有幾種可能:
        一、結婚生於我家庭觀念很重,覺得人生最偉大的職業是父親,培養一個新生命比成就自己更有意義;
        二、我遇到了毀滅性的打擊.對這個行業徹底失去信心;
        三、我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標.覺得非拋下一切去做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你害怕變老嗎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老不一定是件壞事,最怕是外貌老了,心還蒼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近終於把《1Q84》看完了,對“命運”很有感悟。所謂“命運”,“命”是天註定,“運”是可以靠後天努力去創造的。我說“不如幻滅”,是說人不能太執著,佛教說“一行三昧,無念、無相、無住”,不要為了一個執念,而放棄了當下和接下來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@人生和戲是難以簡單用一個“如”字來劃上等號的,戲中的一切因為短暫而可貴,也因為倉促而脆弱,這兩年我越來越明白這個道理。但我的確真切地愛過,從這一刻到那一刻……戲幕合上,台下鼓掌我落淚,人生落幕,世人落淚我鼓掌,等待,下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這是在什麼情境下寫下這樣的感悟? 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《苦咖啡》殺青的時候。每次戲殺青我都會不捨。戲劇世界是濃縮的人生.短時間裡情緒跌宕起伏。有時演戲真是在出賣自己的情感和經歷,突然工作結束了,就感到失落。我對那種入戲深的演員有敬意,林依晨跟我說過,她是用生命在演戲。但我想演員還是要懂得保護自己,畢竟戲和生活是兩碼事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你最難抽離的是哪個角色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郭靖。拍那部戲時間跨度長,也是在那時發生車禍,《射鵰英雄傳》對我的意義並不是一部戲而已。沒必要為抽離而抽離。一個角色在你心裡停留得久未必是壞事。如果真要齣戲,我的辦法是攝影,當你關注別人的生活、專注於鏡頭,就忘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@那年,我花25塊錢給單車安了今後座。於是,我有了女朋友。我載著她去了很多地方,許下了很多不著邊際的誓言。我以為這就是浪漫。後來,我拆了後座,載她去了更多的地方。風輕輕揚起她的長髮,輕輕吹走了我的誓言……並不是每個女孩都喜歡浪漫,她們喜歡的,是你的幼稚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這個結論聽起來是個痛苦的剖白,難道你不再是個浪漫的人了嗎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不,我具備浪漫的所有條件。讀書的時候製造浪漫完全靠創意和用心,現在物質條件有了,童心依然保留著。我喜歡給人製造驚喜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你最欣賞什麼樣的女人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容貌固然重要,但紅顏易逝。有一位相貌平平但正直善良的女孩在身邊,心裡會很踏實。能遇到黃蓉那樣的女孩真是三生有幸,她集所有的優點於一身漂亮、聰明, 專情又善良。如果找一個妲己那樣的,一時快感,帶出去也有面子,但慢慢就把自己毀了

        M.C.:為女朋友做件浪漫的事情,那會是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如果求婚的話,一定到玻利維亞“天空之鏡”的烏尤尼鹽湖,太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@愛情會把一個人變成豬八戒,他相信五百年後憑藉閱女無數,他會變成孫悟空,火眼金睛,一看一個準,結果不到五年他變成了唐僧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很少聽到你的緋聞,是不是已經變成唐僧了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那是在有一年情人節.我去看了大學師姐演的賀歲話劇《今夜請將我遺忘》 這是其中的一條感想倒不是現在對愛情悲觀。只是更明白了以前一談戀愛就海誓山盟,現在覺得注意力放在當下就好,無需承諾,把當下感情經營好,不會有壞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你都過了三十歲了,爸媽肯定很關心這事吧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我媽嘴上挺**,心裡恨不得拉我去相親上次回家她問我有沒有女朋友,我說沒有,她說知道我為什麼沒女朋友,“你看你.平時不好好睡覺,弄得面容憔悴,又不注意形體,走路老是駝個背,怎麼交得到女朋友呢?”(笑)

        M.C.:選擇交往對象,你會刻意選擇圈外人嗎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最好是圈外人。但圈外有圈外的問題,她很難理解我們這個行業,可能覺得我們老是卿卿我我啊、容易出軌啊,弄不好還會說“你講的情話怎麼和台詞一樣啊?!”(笑)

        @一個人必須要放下,才能得到自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M.C.:對你來說什麼是自在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沒有人可以絕對自在,連皇帝都做不到。即使有絕對自在的人,肯定也會變得不受待見 自在就是不要太專注於一件事情,如果明知得不到,索性就把它忘記。世界很大,不可能所有的東西都屬於你,也不可能所有的好運都來眷顧你、我也試圖放下自己的身份,不必要一出來就有所謂明星的樣子,先做一個自在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花500萬開餐廳是因為覺得演藝事業沒安全感嗎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不是和高中同桌有一個約定,以後有能力了就自己創業。不給人家打工現在時機成熟了,就這麼做了,算是“圓夢”吧!

        @我想要在拾荒的旅程中找回自己,卻無意中得到了一個重新審視自己的機會……重塑的同時也在不斷顛覆。人很多時候都在慣性中生活,沒有辦法也沒有願望去真正認識自己。車禍把我撞離了原本的軌道,讓我能夠以最真實的狀態去尋找新的動力和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對你來說,車禍後顛覆了什麼,重塑了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車禍前我是個藝人,多多少少戴著面具,對“我”這個字潤色較多,患得患失,沒準還真會要耍大牌、車禍撞碎的不是我的臉,而是我的“面具” 之前事業上升太快,感覺自己實力還沒到,就被人推著往上走,太多鮮花掌聲,有點浮躁。沒辦法審視自己。車禍後不得不停下來好好思考,把缺的東西補回來現在我挺明白的,在藝人和演員之間,我寧願做一個純粹的演員。

        M.C.:面部受創對任何藝人來說都是殘酷的,有沒有經歷過不自信的時候?

        胡歌:剛回去拍《射鵰英雄傳》的時候很難捱一條演完,全場安靜,攝影師和導演竊竊私語,然後重擺機位、重新布光、重新拍過。以便在鏡頭裡避開我的傷疤他們是為了照顧我的情緒,但這讓我更難受,很多次差點就哭出來,差點放棄演戲這是很難克服的事先是自己難過,後來接受了它的存在,演戲時還是不自在,總考慮通過角度迴避它,現在已經完全不去想它了,它就是我的一部分。




來源:古月哥欠《歌聞天下》─ 2011/12/《嘉人》雜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